苏智良谈上海城市的创新与巨变

2019-10-22 20:06:43

上海生于大海。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三个地理因素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位于长江三角洲的东端,拥有长江三角洲的腹地;位于长江河口。它是中国海岸线的中点。然而,上海并不是唯一同时具备这三个地理因素的城市。为什么上海能脱颖而出?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地上海师范大学城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苏志良近日参观了第42届学习大会,探讨上海在古上海、近代上海和当代上海发展轨迹上的创新和巨大变化,向读者展示上海深厚的历史和独特的魅力。

苏志良首先概述了古代上海的发展。春秋时期,上海大部分属于吴国。据说王守梦是来这里打猎和“建华亭”的。现在,“华亭”这个词可以统称为上海地区或松江。战国时期,上海先后属于越国和楚国。上海是楚国春申君黄燮的封地。现在上海的缩写“沈”就是由此而来的。上海的另一个简称是“上海”(繁体中文是“上海”),它与渔民创造的自动捕鱼工具“湖”有关。唐代的上海属于华亭县。上海镇建于南宋,上海县建于元代,建于1533年,明朝嘉靖三十二年。明清时期,上海有两大支柱产业,一是棉纺织业,二是航运业。

说到现代上海,我们不得不提到租界。苏志良介绍了上海租界的演变。特许权具有两重性,它不仅带来侵略,而且带来文明和发展。租界与近代上海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特许权展示了现代工业文明。工商业和城市公用事业的蓬勃发展,推动上海进一步成为工业城市。当时,私营企业家在使上海成为制造业资本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上海也是时尚的文化之都和中国电影产业的摇篮。许多电影是在现代上海制作的。志愿者的“风暴之子”进行曲成为国歌,这是上海的荣耀。

苏志良认为,从1937年起,上海进入了一个缓慢发展甚至倒退的时期。一个原因是战争,另一个是经济体系。“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已成为一个由国有企业主导的工业城市,每年都向国家上缴大量利润,而忽略了自己的城市建设。因此,从抗日战争到八十年代,上海落后了。”苏志良认为,1990年浦东的开发开放给这个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其中,世博会和自由贸易区成为上海再次腾飞的加速器。

今天,“大湾区时代”已经到来。苏志良提出了以上海为龙头,以启东、南通、临港新城、嘉兴、杭州、宁波为中心的大上海湾区战略。“大海湾地区有着巨大的想象力:城市深度融合,现有的行政壁垒被打破,真正的社区形成了;实现环境友好型生产模式,建设文化遗产丰富的宜居城市;参与全球竞争,引领经济全球化;自由和创新的氛围将得到培养,成为新工业革命时代的引领者。”

学习阅读会议由上海浦东新区党委组织部、浦东新区党委宣传部主办,上海作家协会、上海文广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为特约合作单位,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浦东图书馆、东方财经浦东频道承办。(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严伟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