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国吾民」张旭:“走南闯北”十余载的高铁建设者

2019-10-29 11:18:52

经济观察网记者张斌在国庆假期,许多人会带着家人去景点、公园和海边享受假期的快乐。对张旭来说,有足够的时间陪家人几乎是一种奢望。

作为中铁二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威来高速铁路wltlsg-1项目部执行副经理,他在2019年国庆节再次来到另一个国家。

1983年出生于张旭,他工作了10多年,在中国已经“穿越南北”了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铁路隧道已经建成,高架桥也已经建成。他们中的许多人留下了辛勤工作的足迹。

“作为中国装备制造业的名片,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为人们的出行创造了新的速度,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也为中国的创新创造了新的水平,改变了中国,影响了世界。作为中国铁路建设的一员,成就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张旭说道。

“早班列车”的起源

伴随着上世纪80年代后成长起来的一群乐队,如张旭,毫无疑问,超越是首屈一指的。与熟悉的摇滚歌曲如《我们生活的日子》、《广阔的海洋与天空》和《真爱你》相比,张旭更喜欢《早班火车》。

“火车开始刹车的声音和用竖琴和低音敲出整首歌的鼓声,在这种缓慢的节奏下,感觉就像火车撞击铁轨的有节奏的“咔嚓,咔嚓”声,仿佛你在现场,把你的理想和爱带到了远方。”张旭说这首不怎么流行的歌后来改变了我的职业选择方向。

作为家里的长子和孙子,张旭尤其受到长辈们的喜爱,而且从来不缺钱。在没有ipod音乐播放器的时代,高中毕业后,张旭用自己省下的零花钱买了一台长期珍藏的卡式播放器。在装满铁盒的盒子中,beyond的盒子占据了几乎一半的空间。

超越的精神深深影响了张旭。“有一种奉献,叫做“我们生命中的日子”;有一条路叫做“灰色跑道”。有一种情感叫做“像你一样”;有一种境界,叫做“海与天”,还有一种困惑,叫做“谁陪我旅行”;有一种坚持,叫做“再见理想”;有一种解脱,叫做“不再犹豫”。”说到超越,张旭似乎有话要说。

作为一名学生,由于他叛逆的性格,张旭,不喜欢太多的东西,有着很深的摇滚味道。违背父亲的意愿是他一生中做过的最“摇滚”的事情。“我父亲一直希望我能报考军校扎实的国防,主要是因为我的两个弟弟还在上学,家庭开销很大。如果你去军校,你家庭的经济压力会小得多。”高中毕业后,张旭决定报考陕西铁路学院铁路工程系,并如愿以偿地被录取。

2006年大学毕业后,张旭被分配到中铁二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武威至嘉峪关电气化改造项目部。

绘制、携带水准仪上山下山、协调修改施工方案、消除施工安全隐患、观看部分工程顺利开工张旭说道。

进入偏僻的山区,踏上平原,穿越戈壁和丛林,张旭自从开始他的职业以来已经“纵横南北”。“人们跟踪这个项目,每天,我都在从事大约六七个项目。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固定的住处。我的妻子和孩子现在都在他们的家乡,我一年到头没有多少时间和他们在一起。”张旭说道。

十多年的“纵横交错”

国庆节前夕,张旭像往常一样,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对威来高速铁路某工程段的施工现场进行了安全检查。张旭工作了十多年,参与了轨道、路基、桥梁、隧道等项目。虽然他现在很黑,但他与当年年轻、白皙、干净的年轻人完全不同。但保持不变的是他对建筑安全的关注。

“必须始终关注施工安全,防患于未然。在改建既有铁路或在既有铁路附近施工时,他们担心施工机具会侵入既有铁路轨距,对交通造成安全隐患。施工过程中的每个工序就像一个算术问题。如果过程是错误的,答案也是错误的。如果问题是错的,它可以被再次回答;如果建筑是错误的,将会花费大量的金钱甚至生命。”张旭说道。

张旭现在是两个小男孩的父亲。年长的不到5岁,年轻的刚满1岁。自从就业以来,张旭的假期基本上都是在建筑工地度过的。他的妻子和孩子有时会去建筑工地看望他。

“他们之所以能够乘坐真正安全的高速铁路来看我,多年来没有任何重大问题,基本上是因为高速铁路人员在施工过程中受到严格的安全管理。除了安全以外,所有问题都是次要的。”张旭说道。

自2008年8月1日中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投入运营以来,高速铁路在中国发展迅速。2019年7月8日,世界银行发布了《中国高速铁路发展报告》。报告显示,自2008年以来,中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已超过2.9万公里,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的运营总里程。

张旭坦率地说,“外行人看到的是中国高速铁路的快速建设。作为专业人士,我们仍然非常担心施工过程。有必要证明半天对任何变形是否安全。”

高铁建设之旅

作为中国高铁的建设者,张旭不是最初的参与者。2015年之前,张旭只从事普通铁路建设。

2015年,张旭被调到中铁二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济青高速铁路jqgtsg-8项目部。魏来高铁是张旭自就业以来第二次接手高铁项目建设。他很荣幸成为“中国速度”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但同时他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工程中有一个定理——速度越快,就越难保证安全和质量。如果工作做得慢,质量不好,但是如果工作做得太快,安全和质量肯定会有问题。”张旭说道。

正如我们所见,高速铁路基本上是在高架桥上运行的。“高铁线路对线路沉降要求很高,否则会影响高铁的安全稳定运行。高速铁路高架桥桩基很深,最深可达60-70米,可有效防止线路沉降。传统铁路受到地形的限制,所以它们必须绕过地形复杂的地区。高铁建在高架桥上,可以不受其限制。这将确保直线度和列车的安全快速运行。”

为了更好地承担高速铁路人员的责任,加强自身学习,这是改进工作的重要条件。事实上,在调到济青高速铁路jqgtsg-8项目部之前,张旭已经在Xi建筑科技大学完成了路桥学科的进一步研究。

据了解,威来高速铁路已于2014年纳入山东城际轨道交通线网2020年规划,成为全省“三横”高速铁路网的“中心通道”,将与济青高速铁路同步规划。依托这条高速铁路,潍坊和烟台的市民出行将更加方便。当时,从韦偃开往北方的列车可以通过威来高速铁路直接到达淄博和济南,从而实现济南和烟台之间的“两小时生活圈”。

潍莱高速铁路项目由济青高速铁路潍坊北站引出,东经平度、莱西与青蓉城际铁路相连。它的总长度约为126公里,初始速度为350公里/小时。项目建成后,预计烟台将在2小时左右直接到达济南,3.5小时左右到达北京,进一步提高出行效率。

张旭说,“目前,整个威来高速铁路的征地拆迁工作基本完成。根据计划,架梁工作将于今年11月底基本完成,铺轨工作将于明年5月底完成。车站建设项目计划在本月底开工。整个项目的静态验收将于明年6月开始,联合调试和联合测试将于9月1日开始,动态验收和联合调试和联合测试将于11月中旬完成,开放条件将于12月底达到。”

“一代人最终会变老,但总会有年轻的人。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为人们的出行创造了新的速度,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也为中国的创新创造了新的水平,改变了中国,影响了世界。”张旭表示,这背后不仅有世界领先的高速铁路标准体系、核心技术、系统集成、成套建设等。,也是一群有着“高铁梦想”的年轻人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