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in6633.com|协商建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生动实践

2020-01-11 16:36:32

www.jin6633.com|协商建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生动实践

www.jin6633.com,作者:杨守涛、向芳

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实践常被概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协商”。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史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谈判民主发展的重要节点。正是这一历史,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从萌芽和探索中逐步制度化。

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历史渊源

在我们党的政治主张和实践中,“团结”这个包含民主和团结的关键词一直被强调。1947年,《双十宣言》提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1948年4月30日,“五一”口号发布,开启了党的领导和团结一切力量建设新中国的历史篇章。五一口号发布后,民主党和非党民主党积极响应,就新CPPCC会议的时间、地点、组成和候选人进行了初步讨论。1948年11月25日,双方就“召开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有关问题”达成协议。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举行了第一次全体会议。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开始组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已经正式成为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

1953年初,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决定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经过一年多的准备,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次年9月15日开幕,并通过了《五四宪法》。从那时起,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不再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继续发挥其作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组织的应有作用。

建国实践谈判的经验及启示

首先,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是根本保证。纵观协商建国的历史,我们党一贯高度重视广泛的民主协商和民主协商基础上的团结,积极推进相关实践。根据政治发展的形势,它呼吁包括民主党派、各种组织、各种民族、各行各业和各行各业的人进行谈判和建国。在我们党的有效组织下,我们不仅成功地进行了谈判,而且避免了不能讨论、讨论而不做决定、决定而不做任何事情。这也体现了我们党及其领导干部在民主协商过程中的政治风度和民主作风,进一步加强了党的领导。

《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强调,“加强协商民主建设,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只有在这一基本原则的指导下,协商民主才能更好地实现和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突出人民民主的特点,体现中国特色的“最广泛、最真实、最有效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特征。

第二,只有通过广泛的主题协商,我们才能真正团结一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谈判过程中,谈判的主题非常广泛。1948年5月1日,毛泽东在给李姬神、沈钧儒的信中说,“一切民主党派和反美帝反蒋党的人民组织都可以派代表参加...也可以邀请一些社会精英参加这次会议”。最后与会者包括各民主党派、军队和各人民组织的代表,以及各地区和族裔群体的代表。各种各样的议题通过各种形式在不同层面进行了深入谈判,并借助各方的智慧最终达成了各方都能接受的决定。有各种形式的协商,包括党内各级协商、中国共产党和非党人民代表之间的个别协商、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讨论、CPPCC会议上的讨论以及导致CPPCC结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制宪进程中的讨论。在各种谈判过程中,双方汲取各方智慧,调整整合各自利益和政策,最终达成各方都能接受的决定,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

黄炎培曾经谈到CPPCC会议时说,他“谈得太多了”,最后的结果是非常高兴的。没有人保留过一些不愉快的心理。这个结果是尊重每个人意见的结果。这是一个惊人的收获”。

总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谈判的历史表明,只有通过广泛的主体之间的协商,才能真正实现大团结和大团结。宽泛的主题意味着人们及其代表参与其中。讨论和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就是在党的领导和组织下,广泛地发挥政策和建议的作用。真正实现大团结,意味着我们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这一经验对当前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建设、发展和应用也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做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工作,“必须坚持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性质和方向”,“必须坚持大团结”、“必须坚持推进社会主义民主”。这三个“必须坚持”是符合这样的经验的,即只有广泛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吸收群众的智慧,才能真正实现伟大的团结和统一。

第三,谈判的成功不仅取决于谈判的主动性,还取决于谈判方法的艺术。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的成功有特定的历史和当代因素,但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的历史可以看出,谈判的成功一方面源于我们党的谈判倡议,另一方面也源于一系列有效的谈判方法和艺术。

一方面,我们党有谈判的主动权。不仅是各民主党派电报中号召各党派讨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五一”口号和“希望朱(金字旁容)基先生和全国各界民主人士共同讨论”的口号,也是大革命、抗日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胜利、新中国成立初期及以后积极领导和组织有关协商的实际行动。另一方面,有效的谈判方法和艺术被应用。例如,在开始谈判时,我们找到了所有各方的共同利益。例如,我们注意谈判过程中的深入和充分互动,包括“经常收发信件和电报,以确定某个代表是否合适,考虑另外四个,这需要几个星期”。

简而言之,谈判的成功不仅取决于谈判的主动性,还取决于谈判方法的艺术。无论是谈判的主动性及其背后的谈判意识和理念,还是谈判的方法和艺术,都是党政机关及其干部民主谈判素养的体现。这种民主协商的质量对于当前协商民主的建设、发展和应用也是不可或缺的。目前,《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明确要求党委领导“以身作则,带头学习和掌握协商民主理论,熟悉协商民主的工作方法,掌握协商民主的工作规律,努力成为加强协商民主建设的积极组织者、有力推动者和自觉实践者”。为了更好地建设、发展和运用协商民主,必须提高干部的民主协商素养,包括协商知识、协商态度和协商能力。

最后,在谈判内外,都应该注意各方的感受。回顾建国谈判的历史,各方的积极感受也值得关注。这里提到的各方的主要感受不仅涉及谈判过程的内容,还涉及谈判前和谈判后的联系。

首先,参与前的认同感。许多参加建国谈判的主体都积极参加了建国谈判,这不能不受到他们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干部的良好印象和认同的影响。黄炎培、傅左毅、邓宝珊、费孝通等人在谈到新中国成立谈判时,高度评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态度、解放区干部的工作、毛泽东等人的领导风格和共产党的作风。

第二是参与的平等感。在新CPPCC的筹备过程中,蔡廷锴曾在第一次“关于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的问题”会议上称赞说,人人平等、共同召集是非常好的。此外,我们党在筹备新CPPCC和谈判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过程中,采纳了党外人士提出的许多建议。这种采用本身就是一种创造平等感的方式。

三是参与后的满意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谈判进程使广大党外人士感受到了强烈的民主气氛。大多数非党派人士也对他们的参与感到满意。这种满足感不仅是由于采纳了意见和建议并执行了由此产生的政策文件,也是由于“民主联盟”的性质在政府组建过程中的充分体现。这表明,基于“倾听”的主体间互动对于协商民主的构建、发展和应用具有重要意义,但基于思维的视角把握不可忽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对于复杂而难以衡量的利益问题,要认真考虑群众的实际情况。人们期待什么?如何保护群众的利益?群众对我们的改革满意吗?”这反映了移情和基于“思考”的自我对话的重要性。只有加强同理心和自我对话,我们才能在协商民主的建设、发展和应用过程中更多地关注各方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