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亚洲网站|南京聚隆:净利大降86% 创始人去世致核心竞争力消失?

2020-01-11 11:23:51

永利亚洲网站|南京聚隆:净利大降86% 创始人去世致核心竞争力消失?

永利亚洲网站,5月9日,本公众号推送文章《去年新上市105家,50家净利下降,14家降逾30%》,南京聚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644)2018年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86.35%,名列净利润降幅亚军。2017年净利润5020万元,2018年上市当年,下降到只有685万元。上市当年业绩就变脸,难免会让人怀疑财务造假的可能性。

一、上市当年,财务指标大幅下滑

南京聚隆最早成立于1999年。公司主营改性塑料产品及塑木型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8年2月6日,公司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募资净额2.526亿余元。

2019年4月26日,南京聚隆发布其上市以来首份年报。2018年,南京聚隆实现营业收入10.18亿元,同比下降0.5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685.13万元,同比下降86.35%;实现经营活动净现金流-2509.96万元,同比下降761.68%。

上市当年,主要财务指标纷纷严重下滑,十分异常。

再对比其上市前后业绩。

单位:人民币亿元

南京聚隆上市的2018年,营业收入与前期基本保持稳定,但扣非归母净利润大幅下滑,经营活动净现金流甚至为负,与上市前招股说明书所涵盖期间的业绩大相径庭。

细看2018年每一个季度,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都是同比增长,到了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大跌20.93%。而且扣非归母净利润,则是每一个季度都是同比下降,而且是加速下降的态势,到了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就亏损了。一季度同比下降14.63%、二季度同比下降77.07%、三季度同比下降87.21%,四季度同比下降达到108.67%。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一、二、三季度同比下降,在第四季度才实现同比增长。

单位:人民币万元

上市首年的南京聚隆,业绩实在有点令人“惨不忍睹”。

二、多重因素导致业绩严重下降

(一)、原材料上涨,毛利率降幅大

导致南京聚隆业绩大幅下滑的首要原因,是毛利率的下降。

2018年,南京聚隆综合毛利率13.04%,相比2017年的16.55%,下降了3.51个百分点。同时,伴随着公司的收入略有下降,南京聚隆的毛利额从2017年的1.8亿,减至2018年的1.33亿,减少了0.47亿,减幅达26.07%。

对于毛利率的下降,公司解释道,系2018年原材料成本大幅提升所致。

笔者整理了南京聚隆主要产品的单吨材料费。

单位:元/吨

由上表可见,南京聚隆主要4款产品所承担的单吨材料费在2018年同比均上涨。

(二)、营业收入下降,销售、管理费用却上涨

产品盈利能力被挤压的同时,南京聚隆的费用却在增加,成为了业绩下滑的又一因素。

2018年,除财务费用有所下降,销售、管理、研发费用均同比增加。

有意思的是销售费用。通常情况,销售费用与收入的变动趋势一致。然而,南京聚隆2018年收入下降,销售费用还在增加。销售费用占收入比也从2017年的3.71%增加到2018年的3.83%。

特别是,其中的运杂费、职工薪酬两项,作为销售费用的核心明细,该两项费用应该说与营业收入密切挂钩,却在收入下降的同时保持了增长。

单位:人民币万元

实在让人有些想不明白。

(三)、资产减值损失的大幅增加,也是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

包括坏账损失、存货跌价损失均有所增长,进一步削弱了南京聚隆的盈利能力。

事实上,南京聚隆2018年的盈利来之不易。

报表显示,2018年南京聚隆净利润2245.68万元。包括了政府补助、投资收益、长期资产处置的贡献。

以上非经常性、非经营性的业务为2018年的南京聚隆创造了1847.54万的利润。若是剔除此,南京聚隆自身的经营利润实在是少得可怜。

三、重点财务指标异于同行

如下图所示,南京聚隆的毛利率在上市前的2014-2016年,均高于了同行的平均值,而2017-2018年却低于同行,且差距逐步拉大。

2015年,南京聚隆毛利率达到了26.16%,超过了可比上市公司的最高值,此后走上了下坡路,2016年下降到24.75%、2017年下降到16.55%,到了2018年,毛利率降至13.04%,几乎成为了可比上市公司的最底线。前后4年时间,毛利率下降超过50%,远超过了行业毛利率的波动。

除开产品结构差异、原材料价格波动、市场影响等因素,南京聚隆的产品盈利能力实在波动太大,难以让人信服。

而同时,南京聚隆却有着持续、大幅高于行业的营销支出。

近五年来,南京聚隆的销售费用占收入比持续高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其中2015-2017年,南京聚隆的营销投入占比甚至超过了同行的最高值。可见南京聚隆在营销上的投入高于了同行公司。

异于同行的表现——毛利率波动忽高忽低,营销投入高过同行,南京聚隆的业绩与同行相比——十分不一样!

对核心财务指标异于同行的情形,发审委员也关注到了。2017年12月6日的发审会议上,对南京聚隆询问了5个问题,其中第5个问题就是财务指标的异常。

4、2017年1至9月,发行人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等主要财务数据与2016年同期相比均大幅下降。2017年盈利预测扣非后净利润较2016年下降29.18%。请发行人代表分析业绩下降的原因,说明对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将采取何种措施抑制业绩的进一步下滑。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5、发行人2014年至2016年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于可比公司平均毛利率,但2017年1-9月毛利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毛利率。发行人2014-2016年期间毛利率先升后降的趋势与可比公司行业平均毛利率持续上升趋势不一致。请发行人代表说明上述情况的具体原因以及采取的应对措施。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四、存货跌价比例提高,库存卖不掉?

从2016年开始,南京聚隆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近三年,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情况如下:

2018年,南京聚隆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明显增加,从计提比例到计提金额均较上年大幅增长。而这也是南京聚隆2018年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

对于库存商品,期初已计提53.08万的跌价准备,在2018年再度计提117.64万,而当期仅转销了9.9万。这意味着,在2018年,那些计提了跌价准备的库存商品极少对外出售,更多的已存在减值迹象的库存商品被积压下来了。

南京聚隆的库存商品质量要打一个折扣,后续的业绩更要打一个问号!

此外,在存货跌价准备披露中,周转材料和发出商品在本期发生数和期末数上有差异,想必是出现了笔误。

五、现金流骤降,议价能力突然减弱?

2018年,南京聚隆的利润大幅下滑,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也是由正转为负。

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持续下降,上市当年由正转负。最直接的原因便是采购支出增加。

在销售规模基本一致、销售收现能力无明显改善的基础上,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大幅增加,成为了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出的重要原因。

而应付账款的变化正是印证了此问题。

2018年末,公司应付货款7895.70万元,仅为2017年末的一半。应付账款的大幅度下降,表明了公司在采购环节议价能力的下降。

而这种突然出现在上市当年的采购溢价能力下降,很容易让人联想——是否存在上市前的操纵?

六、创始人去世,公司核心竞争力消失?

提起南京聚隆,业内人士总会联想到这公司的创始人、有点传奇色彩的吴汾女士。

1999年,吴汾女士与12个同行一起凑了118万元,在南京市江北开发区创立了南京聚隆化学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自己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开始了南京聚隆的“奇迹之旅”。 到2016年,南京聚隆在吴汾女士的带领下,公司年营业收入达到9.03亿元,净利润7722.92万元。公司创始人吴汾女士也因此获得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苏省优秀民营企业家、江苏青年科技创业十大明星等荣誉称号。更为值得称道的是其个人也历练成为工程塑料行业的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南京聚隆紧锣密鼓向资本市场冲刺的档口,公司创始人、第一大股东吴汾女士不幸于2016年4月29日在南京因病去世,终年52岁。中国合成树脂协会称吴汾女士的逝世是“行业的损失”。可见得,吴汾女士在南京聚隆的成长和发展中的重要性。

招股书强调:2016 年4 月吴汾病逝前,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吴汾、刘曙阳、吴劲松和严渝荫,四人直接或间接控制公司股权比例合计46.46%;吴汾病逝后,吴汾持有的公司股份由刘曙阳、刘越继承,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刘曙阳、刘越、吴劲松和严渝荫,直接或间接控制公司股权比例仍为46.46%。所以并不违背中国证监会《第1号——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的理解和适用》,公司符合关于主张多人共同拥有公司控制权的认定条件。

根据招股书披露,严渝荫与吴劲松系母子关系,严渝荫与刘越系外祖孙关系。也就是说,严渝荫是吴汾的母亲、是刘曙阳的岳母。

有研究中国民营企业的专家认为,中国企业对企业家的依赖,比西方企业更胜,原因有几个。首先,中国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的能力很强,从创业开始,一直带领着企业从小到大、由弱而强。企业家始终作为企业的核心存在。有一句老话叫“大树底下难长草”,它形象地刻画了中国民营企业现状。企业家能力太强了,手下的人失去了做事的机会和信心,也丧失了成长的机会。

从吴汾女士去世后的公司业绩来看,无疑给这个专家的观点提供了一个佐证。

吴汾女士去世后,虽然女儿刘越成了第一大股东,但因刘越1991年出生,成大股东时才25岁,刘越的父亲、吴汾的配偶刘曙阳走上了公司的前台,担任了南京聚隆的董事长、总裁。

反正,不管是行业形势巧合,还是因为继任者综合素质的欠缺,南京聚隆的业绩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2017年营业收入比2016年略有增长,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从2016年的7000万元下降到2017年的5000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7年的4000万元下降到2017年的400万元。2018年的业绩变脸只是南京聚隆下坡路的延续。

发审委在审核中也发现了公司业绩滑坡的问题。发审会议询问的第4个问题就是关于利润下降的。

4、2017年1至9月,发行人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等主要财务数据与2016年同期相比均大幅下降。2017年盈利预测扣非后净利润较2016年下降29.18%。请发行人代表分析业绩下降的原因,说明对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将采取何种措施抑制业绩的进一步下滑。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第一大股东、创始人、技术负责人的变故是否导致公司竞争力、持续盈利能力丧失成了重点关注问题。发审会议上的5个问题中的前3个都和这个事项相关。 

1、报告期内发行人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2016年4月刘越及刘曙阳继承前第一大股东全部股份,刘越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16年9月,刘曙阳、刘越、吴劲松、严渝荫签订一致行动协议。请发行人代表:(1)结合发行人前第一大股东吴汾管理公司事务、对发行人的影响力及发行人2016年的股权变动情况,说明发行人是否符合最近两年内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的发行条件;(2)说明刘曙阳从2009年入职发行人后,一直到2016年才通过继承和入股南京聚赛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发行人股份的原因及其合理性。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2、2016年8月,发行人董事会7名成员中有4名发生变动,刘曙阳、吴劲松2016年才被聘任为发行人董事,其中刘曙阳新任董事长,两位独立董事也先后离职。请发行人代表说明两名前独立董事辞职的具体原因,并结合2016年以来发行人董事及高管变化情况,说明发行人是否符合最近两年内董事、高管均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的发行条件。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3、发行人原第一大股东吴汾主要分管技术研发、外部沟通及客户关系维护。请发行人代表:(1)说明在吴汾女士因病去世后,发行人研发工作受到的影响及采取的应对措施;(2)比较国内外竞争对手,说明发行人在“高性能尼龙材料”核心技术能力方面已经达到的水平;说明发行人在“高性能尼龙材料”已取得的专利是否形成了有效的技术壁垒;招股书披露公司核心发明专利“高速铁路用尼龙工程塑料及制造方法”获得第十五届中国优秀专利奖,说明该专利的商业价值;(3)结合发行人报告期内技术研发、客户及产品变化情况、经营业绩变化情况,说明第一大股东变化是否会对发行人的持续发展和持续盈利能力带来重大不确定性。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七、最后的话

2019年一季报显示,南京聚隆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46亿,同比下降4.57%;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420.53万,同比下降12.23%——业绩下滑还在继续。

也许有各种原因,但上市后业绩变脸,投资者肯定会怀疑是否存在业绩造假。针对南京聚隆2018年营收略微下降、但净利润大幅下降的情况,别人就会怀疑,公司是不是在2017年及以前年度少计了成本、费用,而在2018年一次性体现了?

责任编辑:凌辰 SF179